长沙:坡上警魂之----辅警队长张志辉

发布时间:2017-11-01  字体:   

201310月,年轻的小张通过了长沙市公安局严格的考试和筛选,正式加入警队,成为了一名公安辅警。其中有一项测试内容是体测,1000米跑,要求430秒内完成。小张回忆说,对于一个经常跑步锻炼的人来说,430秒不算难,但让人紧张的是,几乎每一组考生跑完1000米后,都有人面色惨白,腿发软,甚至直接趴下的。考入这一行真不容易,但也有人一路走过来,慢慢地掉队了,甚至转行离开了。

20176月的这天,小张刚值完夜班,显得有些疲惫,他推开桌前的茶杯,自嘲地说:“我们每五天就要值一个24小时的班,责任很重,两年前啊,我也是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,现在人们慢慢改口叫我老张了。”

张志辉,生于1988年,现任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望城坡派出所辅警中队长。

“因为我是武警退伍,所以我一来到所里干的就是刑侦。我们出警一般是这样的,两人一组,一个民警,带一个辅警,我那时候,有武警的底子在,上手很快。”

张志辉对部队很有感情,即使退伍了,他也一心想到警队去。2013年末,来到望城坡派出所后,他很快融入了这个队伍,并以勤勉的工作作风和出色的工作能力获得大家一致认可,不久以后就被任命为辅警队长。

张志辉告诉自己,要做好辅警队长,业务水平一定要过硬,纠纷调解、蹲守抓捕、信息采集、视频追踪等等,必须样样精通,这样才能在队伍中起到传帮带的作用。他不仅积极学习各项法律知识,还主动在工作中向有经验的民警请教,注重在实践中学习,很快成为所里辅警中的一把好手。“所里辅警人数较多,辅助刑侦民警的分成三组,我是队长,压力很大,做队长的,业务不能落后,大家都看着呢。”

他发现民警在办案中,经常为调取通话清单、银行流水等证据材料大费周章,因为调取这些信息,需要繁琐的审批手续和高昂的时间成本。本来这些证据可以为审讯深挖提供线索,但是时限一过,就只能作为间接证据使用了。为此,张志辉努力创新思维,寻找简化侦办手续的方法。

“拘留嫌疑人,只有24小时的时限,我们很多民警都很头疼,怎么在这个限定时间内起到快速审讯效果?我们年轻人电脑和手机都用得很活嘛,我就想到一个方法……”

张志辉想到可以利用嫌疑人手机上网的便利,采用网上银行、网上话单调取、支付宝交易、社保、公积金等信息的网上查询措施,迅速获取相关信息为侦查所用。这个办法一经采用,就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20168月 ,望城坡派出所抓获一个“德州扑克”赌博团伙,由于这种赌博方式参赌人员众多,又不用现金交易,案情短时间内难以理清。张志辉迅速组织辅警调取了涉案人员的通话记录、网上银行及支付宝转账记录,很快就分析出参赌人员和赌资流向,为迅速破获该案提供了有力的证据支撑。

同样的例子还有一起贩毒案件,犯罪嫌疑人肖某被抓获后,企图拖延时间,有意谎报职业和单位。张志辉通过互联网很快查询到肖某的社保和公积金信息,查明肖某系某国企在编职工,肖某在被查明身份后心理防线崩溃,随即如实交代了案情。

张志辉带领辅警这支生力军,多次协助民警出色的完成了视侦、抓捕、看守、采集和押送等工作任务,积极做好刑侦民警的帮手,派出所刑侦工作也一年一个台阶往上发展,每年的打击处理案件数量都位列全局前列。2014年,张志辉被长沙市公安局评为“优秀辅警”,2016年,张志辉被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评为“优秀共产党员”。

“别看我们穿上警服很威风,其实我早已习以为常,我就感觉跟各行各业的工作一样普通。如果你反过来看,我们日常工作很杂,事无巨细都得落实到位,这也很不容易。”按规定,辅警只是民警的助手,主要从事辅助管理、技术保障等工作。但是在张志辉看来,辅助民警工作并不代表没有责任、没有担当。根据所里安排,辅警在执法办案区看守嫌疑人是一项重要工作。由于辅警没有执法权,以前辅警只要保证对象安全就可以了,但张志辉却敢于担当、主动“揽事”。他发现在担负看守工作时,辅警完全可以通过聊天的方式对嫌疑人进行心理疏导和思想开导。这样既保证了看守对象安全,又能掌握对象思想动态,跟帮助民警寻找审讯突破口。2016年3月,所里抓获一名涉嫌抢劫的嫌疑人孙某,孙某由于讲哥们“义气”,编造了不熟悉两名同案的谎言,企图蒙混过关。张志辉在办案区看守孙某时,照例与他闲聊,通过聊天慢慢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。张志辉了解到孙某孩子还未满月,于是便苦口婆心地劝他争取立功,获得从轻处理,早日见到自己的孩子。经过这一番感化,孙某主动交代了两名同案的真实身份,并配合民警将两名嫌疑人抓获。20167月,派出所抓获一名涉嫌卖淫、抢劫的女性犯罪嫌疑人王某,也就是俗称的“仙人跳”。但该犯罪嫌疑人一直拒绝合作,缄默不语。张志辉在看守期间和王某聊天时了解到,她是河南淮溪人,当地民风保守,尤重“贞洁”,如果让家人知道她的事,将使整个家族蒙羞。了解情况后,张志辉马上向办案民警建议从她的家庭背景入手,对其审讯施压。果不其然,王某心理防线被突破后,交代了全部犯罪事实并指认了同伙。

为了控压辖区发案,张志辉对同类案情进行仔细分析研判,他决定主动出击,带领辅警采取抓现行、控发案的方法消除治安隐患。依靠视频追踪和蹲守摸排了解嫌疑人的犯罪规律,仅去年一年,张志辉就带领辅警视频破案40余起,抓获现行20余人。

“我有时候也要去做民事调解,有时候呆在所里确认线索,我也参与行动,也试过蹲点蹲了十次终于抓到一个嫌疑人,这些对我来说都是普通的工作。只有一样,就我个人来说,我不喜欢处理青少年的案件。” 谈到现在年轻化的发案趋势,张志辉表示忧虑。

“我前几天遇到个案子,两个年轻学生,就在大街上抢夺手机,全被我们的监控拍到了,这些年轻人怎么会这么缺乏法制观念呢,我调监控看的时候就感到痛心,平常我们找到了线索还有点小小的成就感,这次完全不一样,就是心里很不舒服。”

后来的谈话中,张志辉还多次谈到青少年犯罪问题,他总是表现出一种跃跃欲试而又不知从哪着手的无力感。我们都知道,所里的同事们也知道,那是“小张”的那一面又冒出来了,就是不服输、不怕累,迎着困难就上,奔着问题就去的那一面。采访最后笔者问他还有什么想说的。“小张”停顿了一下,想了一会,他以“老张”的口吻说:“很多数据都是现实情况的直接反应,比如说接警量减少,各类案件发案明显下降,这就证明望城坡现在的治安环境越来越好,我也越来越放心,因为我的孩子也快满一岁了,他将来也要在我们的辖区里玩耍,上学,慢慢长大,等他大一点就会明白,爸爸在这里头做的工作,叔叔阿姨们在这里头所作的贡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