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收藏本站 把湘警网设为首页

湘警网——湖南省公安厅

当前位置: 湘警网 > 警民互动 > 网上访谈

瑶乡有个“赵大脚”

——炎陵县公安局红星桥派出所教导员赵政访谈

发布时间:2015-08-31 投稿部门:政治部 访问计数:9739 [相关评论(0条)]
【主持人】:各位网友,大家好!今天我们节目的嘉宾来自株洲市最南端的派出所,在这里他已经连续干了十四年。他就是炎陵县公安局红星桥派出所的所长赵政。当地的乡亲们都亲切地叫他“赵大脚”。“大脚”,你好!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?
【赵 政】:呵呵,当然可以。平时乡亲们都这样叫我,我都听习惯了。
【主持人】:我还是称呼你赵政或者赵所长吧,来!跟我们的网友们打个招呼。
【赵 政】:主持人好,各位网友大家好!
【主持人】:据我们了解,你工作的派出所环境有些不一般,可不可以先给大家作个介绍。
【赵 政】:我用“三个特殊”向大家介绍我的工作环境吧。一是地理位置特殊,红星桥派出所是炎陵县最偏远、株洲市最南端的派出所,位于两省三县(县)交汇处,是株洲的南大门。二是生态环境特殊,“山高树木多,出门就爬坡”是我们辖区环境的写照,这里平均海拔近1000米,一年有一半以上时间是雨雪霜冻天气。三是人文环境特殊,这里瑶汉杂居,辖区的龙渣瑶族自治乡是长株潭地区唯一的少数民族乡。
【主持人】:那你们处警或者给群众办事,是不是得走很远的路?
【赵 政】:这是常有的事,偏远的村寨,山峰陡峭,沟谷纵深,交通极其不便。我们的警车常常只能开到村口,有时下了车还要走十几里路,凭借两条腿,得一两个小时。记得2014年5月的一天,下着大雨,有一个老人在户籍室外焦急地张望,我迎出去,认出了是龙渣瑶族乡龙渣村的盘大爷,前几年因为家中突遭变故,只剩下他和3岁的孙子相依为命。这一天,他是想来为孩子上户口的。我带上照相机,把大爷请上车,车到达寨子口,我们又步行了七八里山路,才来到盘大爷家里。当我返回派出所时,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。刚回到派出所,就接到报警,称龙渣瑶族乡的新开村有两户人家因纠纷打架。我急忙赶过去,调解说服了近两个小时,两家才勉强同意搁置争议。可等我返回到半路,手机又响了,原来其中一方反悔了,双方又吵了起来。我一路小跑着回到寨子,再次苦口婆心地两边劝说,一个多小时后,两家才真正握手言和。那一晚往返寨子跑了三趟,等我返回派出所时,已是5月7日凌晨。
【主持人】:听你说,辖区的龙渣瑶族乡是长株潭地区唯一的少数民族乡,这个乡有什么特色吗?
【赵 政】:这个乡大部分村民是瑶族,有自己的语言,有不同于汉族的生活习惯,今年刚好建乡30周年。
【主持人】:那你们平时在工作中,是不是会有一些特别的方法?
【赵 政】:特别的方法没有,但因为它的特殊性,工作中我们会更加细致耐心,把团结、稳定与警民关系的和谐摆在首要的位置。
【主持人】:可不可以举个例子给我们讲讲?
【赵 政】:好的。龙渣瑶族乡龙渣村下湾组有一个小伙子盘某,2003年因抢劫入狱获刑2年。释放后回到家成天借酒消愁,一蹶不振。我一直关注他的情况,时常去找他聊天,鼓励他树立生活的信心,还建议他在先做点小本生意。不久,炎汝高速建设的三个项目部进驻龙渣乡,我打听到项目部需要一些运输车辆协助工地跑运输,便这个消息告诉了盘某,建议他利用自己有驾驶技术的特长,也买一台车。盘某苦恼地摇头了,他说,没有钱买车子。我建议他先去借钱,三天过去了,当我再看到他时,只见他哭丧着脸。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:“别灰心,我来帮你去想办法。”我又建议他到当地的农村商业银行去办创业小额贷款,哪知农商行获知盘某以前的情况,不愿意为他提供信用贷款。我反复与农商行领导沟通,并亲自为其担保,最终他如愿获得了创业贷款,并购买了一台货车,并在我的联系下进入十二标项目部跑运输。从此以后,他的生活步入了正轨,两三年下来,他不仅把车子的本钱赚回来了,还另买了一台面包车和一辆小轿车。同时结婚生子,建新房,一家人生活其乐融融。
【主持人】:你帮助辖区百姓的事一定不胜枚举,在与你的交流中,我从你朴实的语言中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爱民情。有的事,做一天、一个月、甚至一年可以说容易,但你已经做了14年,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?
【赵 政】:解民忧、帮民困,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职责,是我应该做的、必须做的。
【主持人】:说的真好!我知道,你的家在县城,你就没想过调回到县城去工作吗?
【赵 政】: 在这里工作这么些年,我经历了四任所长,民警也换了一拔又一拔,曾经也有几次很好的进城机会。记得有一次是2010年,县局想要把我调整到局机关一个业务大队去,局领导找我谈话,我说:“我们所长的情况更需要这次调整的机会,如果我们两个人都走了,新的所长和教导员来了,情况不熟,很难立即进入角色的。这次还是先让所长进城,我毕竟在这个所干了快十年了,辖区的每个乡、每个村,甚至每户居民的情况我都熟悉,新所长来了,我配合他再干一两年吧,我以后有机会再说。”就这样,我留下来,到现在又干了5年。
【主持人】:听说你们派出所警力紧张,你有的时候一个月都只能回去一两次?
【赵 政】: 是的,我们是一个农村中心派出所,只有4位民警,却管辖了三个乡,有时候还真忙不过来。平时工作那么忙,遇到逢年过节和周末,年青民警、外地民警能照顾就应该照顾一点,所以有时就只能十天半个月回一次家了。
【主持人】:那你家里人没有意见吗?
【赵 政】:一开始也有不理解的时候。记得 2011年4月,我的父亲因心脏病入院手术,母亲年事已高照顾父亲已力不从心,家里正是需要我的时候,我妻子见我周末都不回家,便一气之下找到了派出所。当时,我正在户籍室帮群众办户口,户口刚一办完,又接到报警电话,就急匆匆地处警去了。等我回来,我妻子已悄悄地离开了派出所,我以为她是生气走的,因为我连水都没有陪她喝上一杯,但她没有责怪我,事后她还告诉我,她真切地感受到了这里的老百姓需要我,而我也舍不下这里的老百姓。
【主持人】:她真是一位好妻子。那你在工作中有没有碰到什么危险的事?
【赵 政】:警察是一个高危职业,干了这一行,就意味着与一路与风险同行。有这么一件事,我记得很清楚,事情发生在2013年3月16日凌晨4时许,当时一辆满载燃煤的大型货车途经106国道龙渣瑶族自治乡新开村路段,车厢尾部突然起火。接到报警后,我带领所里的民警火速赶往现场,只见货车尾部已经燃起熊熊烈火,眼看火势即将蔓延至油箱,若得不到控制,就会引发油箱爆炸,后果不堪设想。由于事发地周边无水源,离县城路程近六十公里,消防车无法及时赶到。我观察了一会现场形势,安排同事疏散附近赶过来看热闹的群众,自己从附件一家化工厂借来灭火器,二话没说便抱着灭火器冲上前去……火势很快得到了控制,最后彻底熄灭。事后,我母亲听到消息,流着泪问我:“万一爆炸了可怎么得了,你靠得那么近,你晓不晓得心疼一下自己呀!”说实话,看着母亲如此为我担心,我的眼眶也湿润了,我只好宽她的心,我笑着说:“我不心疼自己,我心疼我的鞋。”因为灭火时,鞋子沾上了汽油,烧着、烤着,早已没了原形。我还真心疼那双鞋,那是母亲送给我的四十岁生日礼物,当天才上脚,崭新崭新的一双皮鞋呢!
【主持人】:你还真幽默!我又想起了你乡亲们对你的称呼——“大脚”,你记得自己在这工作,到底穿坏了多少双鞋吗?
【赵 政】:这个我还真没统计过。一有报警就处警,一有工作就下村寨,谁还记得去管鞋子的事呢?
【主持人】:是的,5000多个日日夜夜,行走于瑶寨,奔忙于山乡,连“大脚”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少里路,记不清自己穿破了多少双鞋,然而还能有什么比百姓平安更让人欣慰的呢!感谢赵政同志参加今天的访谈,让我们的访谈室今天格外的温情。
【赵 政】:谢谢!
【主持人】:感谢在线收看我们节目的各位网友,我们下期再见!
 
 
相关评论

联系方法 | 版权声明 | 网址域名 | 浏览建议 | 网站地图 | 隐私保护 | 法律责任 | 访问统计
CopyRight©2008 All Right Reserved 湖南省公安厅 版权所有 湘ICP备08104992号